昨天在等車時有一名中年女人向我遞上一張紙,說自己是聾啞人士,想向我借錢搭車,我第一時間揮手拒絕。

事後回想起,只是區區幾塊錢,如果對方真的是聾啞人士,而又真的跌了銀包,我是否太不近人情呢? 但今天在街上看見那個女子,手上拿著同樣問人借錢的紙張,那時我便肯定她是白撞,心中的內疚感全部消失了。